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倦不倦时日 冗长冗长人间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日志

 
 
关于我

室宿,水瓶座,眼镜娘,血统纯正之宅女。嗜甜,爱古风,爱动漫,爱美剧,爱清淡的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惊心动魄的一周  

2012-12-29 01:22:1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月23号

中午,在网上找资料时,看见那句狗耽误一天相当于人耽误一周,终于决定不再靠普通药物来治疗,冒着雪和老爸把饼送去了医院。现在想来,只要那天老爸有事晚回来,肯定要耽搁到第二天,因为虽然着急,但不知道严重性,似乎有天意,在最后一刻让我把它送去了医院。当时已经下雪了,饼在电动车踏板上发抖,雪飘在了毛上,老爸估计心软了,喊了朋友的车送去的。

进了医院,填病历卡,称体重是6.1公斤,以前正常是15-17斤,当时在想瘦了三斤(其实手术后,看见盆里摘除掉的子GONG,本来只有笔粗细的,已经被脓撑大得比腊肠还粗,整整一脸盆底,至少三四斤)。然后抱去了诊室,主治杨医生看了后说很严重了,如果再不开刀,活不了三天。但要先做全面体检,看能不能手术,如果出现器官衰竭,就连手术都不用动了,没有办法治了。当时就开始哭了,现在想来那两天眼泪没有停过。如果前几天没有去吃烤肉而和爸妈一起去帮它看病,如果看的不是家里附近的医院而是这次的这家,如果能早早开刀,就不会这么危险。杨医生说只要早一周,都是很安全的手术,现在已经很危险了。幸好做完检查,只有心脏不太好,其它器官都算正常,体温38.9,白细胞79(非常高,正常6-17)。于是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挂完半瓶营养液补充流失的体力后,果断手术。检查费用780,手术费用2000,麻醉500,吸入式的麻醉(如果是普通的估计它已经不在了)。知道老爸心疼钱,但毕竟送它来了,还是付了。事后老爸说,普通人家不会帮它手术,只会任它自生自灭,毕竟检查手术加事后护理,五千了,这么多钱。

手术时一直在祈祷,希望医生不要中途出来和我们说话。因为按他们说的,只有出现意外才会中途让我们进去。幸好手术很成功,进去看时,一脸盆的东西,像肠子,有四截,老爸吓了一跳,问医生是不是它肚子里的东西都在这了。因为那么小的身体,现在拿出这么多东西。医生说,只是蓄脓的子GONG被取了出来。但饼一直没有醒过来,杨医生说其它的狗,这个时间点早该醒来了,看见它就那么躺在手术台上,眼睛里一滴眼泪(后来知道是滴眼液,防止手术时眼睛一直睁着对眼睛不好),软趴趴的没有知觉。于是和老爸一起喊它,医生也在旁边搓它的脚,慢慢地才醒过来,眼睛都睁不开,精神痿靡之极。然后在那挂了两瓶水,就回家了。当时感觉过了鬼门关,非常开心,小心翼翼地抱着打车回了家。回家后照叮嘱不让喝水吃东西,怕呛到肺里。开了空调,小太阳,一晚上没睡在看着,有时候它会摇摇晃晃走出窝,坐在地板上发呆,要再把它抱回去。因为不能受寒。

12月24号,平安夜,现在想来是我最难过的一天。

早上满怀希望地和老爸打车去医院,结果检查下来非常差。白细胞已经高得测不出了,因为之前被耽搁,脓毒已经经过血液流通到全身,有脓毒败血的症状。体温35.6度(正常38-39),医生赶紧让泡了两个热水袋在窝里捂着,然后开始挂水,握着它的爪子(蜷着的话水不会滴下来,必须拉直),中途它很烦躁地用爪子拍打头上的防护罩,估计是加了这个罩子害它前一天一直没有睡着,于是取了下来。中午草草和老爸出去吃了点东西,马上赶回来。回来时发现被挪到了另个房间,继续挂着水,但精神一点不见好转,量了体温仍然只有36.3(据说这么捂着又挂水,至少应该38度的),然后饼开始烦躁,东挪西挪,站起趴下,没有平时安静的样子。再然后开始喘了,情况非常差,老爸中午被叔叫去打牌了,老妈来接的班。情况不好杨医生看后,听了它的心跳,叹气,让把挂的水停了,不再挂水,拿了氧气罐出来,让它吸氧。然后安慰我们说,它的器官已经开始出现衰竭现象,怕熬不过今天,下午或晚上随时会走,现在给它吸氧,让它走得舒服点。你们如果要带它回家,给它泡个热水袋,走的时候可以舒服点。当时真的像晴天霹雳,可以说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伤心过,已经没有反应不会考虑其它事了。杨医生进来看自己一直拉着它的爪子哭,估计心里也难过,让我们和它说说话,说它听得懂的,但听了心里只有更难过,自己的脾气不会哭出声,但擦的眼泪的餐巾纸旁边已经堆满了。和它说下辈子还做姐妹,这辈子的缘份可能就到这了。老妈在问这里能不能过夜,想晚上都有人看着,然后说是九点半后就没有人了。想到饼如果走掉,要一个人孤零零地在那里躺着,房间漆黑,周围全是不认识的生病的狗,家里人一个不在。还是决定把它抱回去吧,至少走的时候能在它身边。

老爸也赶回来了,老妈打电话通知的。估计也没有心思玩了,毕竟陪了十年的一条生命随时会离开。下午四点左右,已经不会思考的自己,抱着饼,一家人打车回到了家(在车上饼一直不动,有好几次以为它已经没有呼吸了,直到摸到它的头才知道还活着)。到家后把饼的窝放客厅,开了空调,就那么看着它哭,它已经没有力气睁眼了,就眯着,静静躺在那。杨医生打过来一次电话,问情况,说可能是心脏不好,挂水太多承受不了,如果能活过今晚,明天再带去看。晚上把它抱进了房间,放电脑桌旁,老妈估计有点内疚,因为上次去检查时医生就说要手术,但没舍得花钱,以为用药可以治好,没想到已经病成这样了。于是晚上和我说照顾饼,让我睡觉吧,之前熬了一晚了。在和老妈说好,一旦它不行一定要叫醒我后,看看它上了床,还是一晚没有睡好,几次惊醒。

12月25号,圣诞节(今年的圣诞节完全忘了这回事)

早上早早起床,看见它还活着,燃起了希望。继续和老爸陪它去医院,做了血常规后(白细胞还是高得测不出,体温36.3,还是太低,红细胞2。17),医生说心脏不好,不能再继续挂水,于是打了五针(抗生素,消炎药,止吐剂,增加红细胞的白蛋白),配了营养液,还有个营养膏(别的狗剩下的,先吃着),说让口服看。回家后一开始看见针筒四处扭头,直到舔到葡萄糖是甜的,才肯吃。营养膏也要先涂在鼻子上舔下,才继续吃。仍然小心翼翼地看着它,每小时喂葡萄糖,一点不敢大意。下午它嫌窝里热,走出来站在地板上发呆,结果突然身子一瘫,趴在地上了,以为它不行了,当时哭得不能自已,问医生,说是太虚了,站不起来。晚上老妈和自己一起值夜,老妈说后半夜听到它睡着打呼了,很开心。

12月26号

和老妈去的医院,检查血常规(血太少,抽不出来了,只抽出一点点),换纱布,检查下来体温37.1,高了些,大家都挺开心,杨医生也很开心,说它真坚强,其它的狗肯定熬不过去了,虽然白细胞还是测不出,红细胞太低。于是打了三针,买了一罐新的营养膏,继续回家吃。回家后老妈炖了点枣子,和红豆打成浆,用针筒喂它,不再吃别的东西,还没有力气,只会喝水和舔膏状物。会摇摇晃晃自己上厕所了,但还是没有力气推开门,有时候用头顶,只能开个小缝,刚进来一半门就把身体夹住了,所以还是需要有人守着帮它开关门。想起以前它强盗似地推开房门冲进来,真辛酸。

12月27号

和老妈去的医院,杨医生不在,另个医生帮它量了体温,37.4,说不错了,在进步,院长在旁边夸它是奇迹。仍然打了三针,但没有做血常规,说天天扎太可怜了,而且它想吃东西了,不错,过一天再抽血吧。伤口愈合得也很好,于是换了纱布回家。

到家后吃了一个煮鸡蛋的蛋黄,捣烂了慢慢喂的,像喂刚出生不久的小狗或小猫一样,蘸在手指头上让它舔着吃。再把枣子炖烂了打成枣泥,慢慢喂它。晚上仍然是自己守夜,开了壁灯,但感觉睡得踏实了,不再心神不定,可以一下子睡三个小时左右了。

12月28号,今天

做血常规,白细胞降下来了,47,虽然还是离正常的很远,但真的降下来了。体温37.8,接近正常值了,只是红细胞还是太低,只有正常的一半,相当于身体一半血没有了。记得24号被告知它急需血液,但医院养的小狗只能输给最小的狗,饼需要至少七八十ML,问家里有没有大狗可以输~当时自己急得都想把旁边的狗抓来抽血。现在它自己在慢慢恢复,买了个补血肝精,又是一百。回来后吃了个蛋黄,枣泥,枣浆,葡萄糖,营养膏,小半截黄瓜,精神再没有痿糜,眼睛随时都很大很圆很有神,其实看见眼睛瞪大,就感觉心里踏实了。

明天继续去医院,只要白细胞降下来,红细胞不断增长,体温恢复,就闯过了这道鬼门关。总感觉冥冥中有人保佑着自己,在最伤心痛苦的时候,保佑了自己。如果饼是正常老死,在某个秋天的下午,抱着晒晒太阳,静静地睡着走掉了,也不会特别难过。但这次的病,完全是被自己耽搁了,才会这么危险,两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几次在打转,最后终于还是被拽了回来。

现在想来真是不孝,老爸心脏病住院时,都没有这么害怕过。可能是自己从小被照顾,感觉老爸啥都能承受,肯定没有事,什么都会解决,所以没有大的担心。而饼只有自己一个人,如果自己不救它,它就再没有希望了。

希望全家都平安健康。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