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倦不倦时日 冗长冗长人间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日志

 
 
关于我

室宿,水瓶座,眼镜娘,血统纯正之宅女。嗜甜,爱古风,爱动漫,爱美剧,爱清淡的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2011年01月23日  

2011-01-23 13:46:4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沈生休文,数载独居此处,好诗词,攻圣贤。一日,雨,于室中小息,遽见园中一女,飘然而至,手持纺络,揽雨成丝,款款移步,从容秀雅,行而络之,翩若惊鸿,乃迎之入户。已而夕阳在山,携手入亭,其女付之络丝,告之曰:此乃冰纨, 赠之有情。声消之而影无踪。 沈生每与人论此事,念念不忘,怅然不知所云。一生未娶,居于园中,将遗之冰纨织布成衣,终生相随,视之珍宝。 问之欲何所为,曰:玉人赠有情之物,岂能负之?将终生,待其再至。

-------------------------------------------------------------------------------------------------------------------------------------------------------------------

安平侯萧公以故大将军子,少年为将,转斗三边,旌麾指处敌酋望风辄靡。且好读书,幕中多文士,时有“儒将”之称。元初五年,公年而立,统军征漠北,入山失道,士卒渴饮于泉者多染疾疫,医官束手。方其时,有儒生白姓者谒公,进奇方。使试之,果大愈,公喜而问所欲。生再拜,曰:“仆鄙人,粗通诗书,因慕将军威仪,自揣或可侍笔砚,幸勿以山野见弃。”试与论文,则博闻强识,名理湛深,于黄老犹佳,遂悦而纳之。
    
     生时年未及弱冠,容仪秀雅,性颇羞怯,不喜交接,虽同侪亦不多言,唯见公有喜色。更兼不谙兵事,人多讥之。公爱其灵秀,每于夜谈之际教以《六韬》、《尉缭子》之书。生绝慧,往往过口成诵,然状甚不乐,以公故勉为之也。居三月,指点兵法,虽宿将不能敌,人复奇之。而公爱愈甚,同食同止,出入帐中不禁,宛然腹心矣。
    
    后一日,营中宴饮,生强辞不可,无何醉不胜,避卧帐中。未几公入,笑谓曰:“醉则醉矣,何扭捏作女子之态?”近视之,则衣衫委于榻上,中有一狐犬卧。公大惊,知其异类,白姓者,乃白狐之谓也。然交接日久,亦不畏,徐以手抚狐耳,狐亦于枕上转侧,憨态可人。公趋出,戒军士不得擅入,乃归。
    
     次日生入见,公佯作色曰:“好狐儿,中军之地,岂汝出入之所哉?”生骇而愧,伏拜再三,泪盈于睫而不敢言。公色稍霁,曰:“将为祸乎?”生对以不敢。公不语。生恐,膝行曳公衣裾,瑟瑟若稚子依母。公乃戒之曰:“以汝晓知诗书,兼师生之谊,今以君子视汝。倘妖术难舍,当速去,勿玷我营帐。”生涕泣曰:“仆之事将军,如子路之事圣人,敬爱且不足,焉敢悖逆?”公笑骂曰:“若个狐儿,岂敢自比贤者?”生稍安,然举止尤有惧意,公抚之良久方解。
    
     自是生与公情好愈密,间露媚态,公以其为狐故,颇不为意,言语亦狎戏亲昵。于人前则端方如旧。
    元初七年,漠北诸部皆释兵,唯楼烦不降。上遣使者谕公,务求一战以克全功。公将数千轻骑夜围楼烦王于陇西,将击之,大风忽起,飞砂扑面,遂为胡所败,死伤逾千。公以狂风独起于战场,疑而未发。言于生,而生颜色恍惚,似有愧意,公益疑,固诘之。生不答,亦不辩。公震怒,责以当日言,立遣生,始涕泣以实告。
    
     盖狂风诚为生所致,究其情则可怜。先是,生与公有前因,得相从于漠北。此役功成,夙分且尽,一别恐难再见。遂颓败之,聊自欺耳。公感其诚,怅然良久,叠唤“痴儿”不已。天命既定,军法无情,亦无可奈何。生顿首痛哭,血流污面,公盍目不忍视。然自与生别后,思念殊甚,遍询军士,不知所踪。空自小桥独立之时,引领为劳;月下愁酌之际,结想成梦;其人实未曾一日去心。
    
    后三十年,公以顾命辅政,二千石以下黜陟皆决于公,帝深忌之。适族中有争地伤人命者,坐免官。继而劾奏连上,至于籍家充军,妻子并系。行至云中,路崎岖不可进,监者屡垢詈,羞愤将死。强至驿亭,忽见一碑为风剥雨蚀,依稀旧迹,盖昔年征漠北驻鞍处。公豁然悟,十年征战卅载荣华宛若南柯,而今梦醒,一生蹉跎过矣。正痴醉间,忽一人笑曰:“当日只唤我‘痴儿’,今日当如君何?”蓦然抬首,则生倚门立,玉面不改,青丝依旧,额上旧痕灿如莲花,而神色颇戏谑。公叹曰:“君别来无恙,我将为异路矣。人生苦短,一入罗网,追恨何及?世人修仙,诚有以也。”生惨然曰:“自别后夜夜煎心,形未销而魂已碎,安在哉修仙之乐?”遂泣下,公亦唏嘘。泪眼相望,哽咽不能语,携手入室中。
    
    既入,生命置酒,仆婢往来,众若不见。与言,则风流蕴藉不似当日,眉目流转,如怨如慕。酒酣,掠发微笑曰:“仆尝闻言,‘只羡鸳鸯不羡仙’,将军亦知之否?”公愕然良久,曰:“君曾见头白鸳鸯乎?”生笑曰:“此亦易耳。”置镜奁,出匣中物,则画眉之青黛。执之曰:“久欲效京兆尹,君其勿却。”遂为公画眉。顾视镜中,宛然三十年前形貌矣。
    
    后,上以公出将入相,有大功于国,竟死于道途,殊不忍,谥安平侯。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