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倦不倦时日 冗长冗长人间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日志

 
 
关于我

室宿,水瓶座,眼镜娘,血统纯正之宅女。嗜甜,爱古风,爱动漫,爱美剧,爱清淡的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蚀(很久前写的一篇东西,贴出来,怀念一下旧人和旧事)  

2010-08-23 17:31:13|  分类: 原创的及转载的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蚀

  钟声响起。

  红衾敲击着键盘的手指,停住不动了,对面的男人尚未察觉,仍在絮絮叨叨地说着。

  她突然感到厌倦,一句话没说,就退出了游戏室。

  无趣和乏味不是种罪过。然而,她还是失望,也更失落。

  已经不知有多少次,午夜的她在网上徘徊。带着一惯的随意与漫不经心,游离于各色人中。虽然已经倦得脑

中一片空白,手足冰冷,但仍不想睡觉。

  每个周末的深夜,千篇一律。

  对面楼中的最后一盏灯熄了,轻轻叹了口气,她关了电脑。

  ※
 
  翻阅宋词无疑是一件可以放松心情的事,所以在她床头,总会放着本婉约词。可十天半月,她也不会去碰一

下,只是每天在上床时,望着封面上的团扇女子,眉如柳,眸似波,恍惚中也似乎回到了那个清澈如水的时代

  有梦想就有幸福。有时空想,也可以与现实取得奇妙的平衡。

  上网快一年了,从开始的依赖变成习惯。雪青好像说过,她是个很疯狂的女人,喜欢什么就要立刻得到手。

而且是喜新不厌旧。
 
  她其实只是不会去奢望得不到的东西而已。

  ※

  二十年前。

  “那我们上班时,就麻烦你照顾了。”父亲对着邻家阿婆说道。

  “呵呵,不用客气的~这丫头这么乖,我们喜欢还来不及呢。”

  “乖乖,来叫奶奶~~这边是爷爷”父亲抱着小红衾,邻家老夫妻笑眯眯地看着她。

  这一照顾,便是二十年……

  这八个月大的小人儿,老夫妻俩视之为珠宝。

  小时候的红衾很懒,不喜欢走路。而且很馋,一见吃的就要讨,尤其喜欢甜食。

  于是奶奶每天都给她买巧克力,两块小的,或者一块大的。每天一睁开眼,她就开始等巧克力。
 
  而爷爷每年夏天的中午,都会带块冰砖回家。解开纸盒,倒进碗里,然后坐在椅子上,笑嘻嘻地看她拿着调

羹慢慢地吃。

  吃完后,拿张席往地上一铺。从后门吹来的穿堂风,轻柔地拂着躺在草席上的人儿。奶奶拿着把竹扇扇着,

拍着背给她讲故事,直到睡着。

  杨柳轻摆,蝉声不绝。溪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金黄的波纹。

  那时,经常可以看见一个胖胖的穿着白裙的小女孩,雪白粉嫩,梳着齐额短发,抓着把草坐在溪边玩。每个

路过的人都忍不住去捏捏她的脸,抱抱她。

  屋内,一对慈祥的老人,透过窗户看着外面。明亮的眼睛满是笑意。

  几年后,溪上多了座桥,桥下开满了红白相间的不知名的野花。
 
  每天,奶奶都背着小小的红衾,踩着那座小桥送她去幼儿园。回来时,则牵着她的手,因为“妈妈说要让我

走路,所以快到家时要放我下来啊”。

  奶奶会心地笑笑,真的在快到家门口时,就放她下地,一起走进屋内。

  小时候的红衾很凶,常常和邻居家的小男孩打架。

  “要是作夫妻的话,不知打成什么样子呢。”两家的大人看着他们,在一旁笑着聊天。

  红衾不明白在说什么,只是用敌意的眼光看着那个小男孩。因为他经常抢她的巧克力。

  七岁那年,她们一家搬进了楼房,四楼。爷爷奶奶住五楼。

  红衾没事的时候,还是喜欢往楼上跑。

  总觉得爷爷奶奶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很舒服,像午后秋日的阳光。古旧的家具,老式的橱柜,都擦

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

  上学十几年,中饭几乎都是在楼上吃的。因为父母要上班,或仅仅因为母亲不喜欢做饭。

  有时回家晚了,奶奶就会特意烧个汤,热热饭。她不是很挑食,一个土豆丝做的汤,加点火腿片和紫菜,

就能吃一碗饭。

  奶奶说她很好带,不哭不闹,吃就吃睡就睡。所以现在红衾都二十来岁了,还不会煮饭烧菜,饿了就习惯性

往楼上跑。

  某天,去姑姑家玩。

  搬张藤椅,和姑姑在阳台上晒着太阳。姑姑看着小红衾,有意无意地问道:

  “丫头啊,你楼上的阿婆你叫奶奶的是吧。”

  “是啊,从小爸爸就叫我这么叫的。”

  “哦,她待你好不好?”

  “很好啊。”

  姑姑好半晌没说话,过了一会,却说了很多,她只记住了其中一段:“…………你亲生的奶奶去世得早,但

你要记得,外人始终是外人,再待你怎么好,她都不是你亲生的奶奶,你应该喜欢自己的亲生奶奶,记住了啊

……”
 
  红衾似懂非懂,但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

  她一天天地长大了,小学,高中,直至大学。奶奶待她始终还是那样,然而脸上的皱纹更多了,头发也几乎

全白了。

  “呵呵,都七十几了。人老了不行喽,想以前~天天都能走那么多路,现在才走一段就累得不行了。”某天,

奶奶下楼串门时笑道,习惯性地揉着膝盖。

  看着这个动作,红衾想起以前母亲和她说过的一件事。

  在她还小的时候,某天在院子里玩。奶奶在井边洗着衣服,当红衾被放在一旁灌满热水的水壶绊倒时,奶奶

及时推开了她,而自己却重重地磕在井边的砖上,好半天爬不起来。以后每次下雨时,奶奶的膝盖就会疼,怎

么都治不了,据说是当时留下了病根。
 
  奶奶喜欢在晚饭后,到楼下来坐会,逗逗狗,说会话。冰冷的钢筋水泥楼房,在取代平房的同时,仿佛把人

与人间的和睦和亲密也给取代了。邻里互不说话,见面也只是点头微笑。然而奶奶喜欢热闹,喜欢那种泛着浓

浓亲情的氛围。即使坐在这里的人与她并没有血缘关系,她还是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家人。而这家人,在敬重

她的同时,也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老夫妻是自己的亲人。

  没有血缘关系,那又如何?

  喜欢就是喜欢,红衾已经习惯了向这位奶奶撒娇,而奶奶也会在红衾吃饭时,耐心地帮她剥着小虾的壳,剥

满一勺羹后把虾仁递给她。就因为红衾说过吐壳太麻烦。

  她就那么悠悠闲闲,在爷爷奶奶的呵护宠爱中长大,没有人可以强迫她去喜欢或讨厌什么。世俗的看法,一

点不想去理会。有时也很不明白那些大人在想些什么。
 
  红衾怕老鼠,很怕很怕。

  记得那年还住在平房时,独自坐在沙发里玩,结果突然从梁上掉下一只老鼠。当奶奶从厨房里赶来时,在她

脚边发现了一只吃过鼠药奄奄一息的老鼠,和正在嚎啕大哭的小红衾。

  结果此事被家人笑话了好长时间。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心脏病,高血压,一些以前从不关心的名词,渐渐地被屡次提起。终于在去年的七月,

他们搬去了很远的女儿家。父亲说,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不能再操劳,该享享清福了。

  于是人去楼空。

  虽然可以去看望他们,而奶奶有时也会回来整理一下。但总是匆匆的,似乎身后总有不知名的东西在追赶着

  没有人能形容她的落寞和孤寂。

  吃晚饭时,有时会下意识地等待着,奶奶那穿着棉鞋特有的脚步声,稳稳地一步步地走下楼。她能在人未到

门口时,就早早地打开门。门外总是奶奶亲切慈祥的脸。小京叭欢快地摇着尾巴扑上去。

  然而一切都不复存在。在不知道珍惜的情况下,很多东西悄悄地溜走。

  两年前上网后,就忽略了身边很多的东西。以前喜欢抱着狗去楼上,搬张椅子坐在电视前,和奶奶一起看戏

剧。虽然觉得有些调子拖得又长又慢,水袖飘来飘去,却从不觉得不耐烦。而奶奶在听的同时,也会和她报出

一曲曲的戏名,唱腔,有时还会跟着唱两句。

  后来一到晚上,就只开着电脑,蜷在沙发里。有时奶奶下楼来,也说不上两句话就跑进房,只因为电脑开着

,有人在等着。

  奶奶从不怪她,仍旧和以前一样,和母亲说说话聊聊天,然后七点准时上楼看新闻。

  红衾现在才知道,逝去的东西是多么地宝贵,而她抓在手里时却任它从指缝中溜走而不自知。

  直到手中一无所有。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