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倦不倦时日 冗长冗长人间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日志

 
 
关于我

室宿,水瓶座,眼镜娘,血统纯正之宅女。嗜甜,爱古风,爱动漫,爱美剧,爱清淡的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当年联众下棋的那群人,那坨事  

2008-05-25 04:31:34|  分类: 联众的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已经是一个月内的第二次了,看关于联众五子的贴子看到凌晨。

似乎不写点什么,有点难以告慰当年狂热下棋的日子,那个上课期间拿着画满棋格的本本冥思苦想着破解浦月直三方法的日子。

联众是羽毛带着去的,下过一次后便老往那跑。一开始注册的名字是HISOKA413,当然现在REDMOON413的自我早已超越了西索。

下了没多久便碰到了心在天堂,不管他后来身上发生过多少破事,人品如何为人不齿,最早开始带动的联众软件风潮,毕竟是最早带起自己下棋热情的人,我称呼他哥哥的那个人。下棋时常说的一句话“这棋还用下吗?”拽得不行,呵呵。

那时还是02年吧,挺少可以见到2D以上的。偶尔看见一个,便羡慕万分,于是有几天让天堂帮着把自己炒到了2D后在各个棋室得意地四处游荡,当然也做贼心虚,一有人邀便马上逃之夭夭。就是在那时,天堂似乎和江苏服务器的一个人吵了架,于是跑到了济南,作为他的小尾巴自己当然也跟着去了,一呆就是那么多年。

在济南的服务器发生了很多事,认识了很多人,所有的棋友八成以上都是济南的。以至于某次和风尘吵架,他丫突然冒出来一句“你个济南的SBXXYYOOZZ……”想来真是对不住济南的你们啊 OJZ

老狂,委屈,苦核,将军,依然,哭,闪客,小火,红叶,晚霞,水姐姐,青鸟,蓝兔,宛儿,树叶,雨晴,嫣然,狼,天地人南冰冰,醉弈轩的朋友,百川,沙漠,黑马,放驴,天下沧桑……我居然还能记得你们,虽然很多人已经久无音讯。

老狂,雨晴叫你叔,那你也是我叔了呵呵~非常爽朗的一个人,听着你的哈哈哈人也可以开朗很多。当年是天堂介绍你认识我的,那时还在上大学,好像当时自己还紧张得不得了。你挺宠我和雨晴的,因为我们算是最小的,尤其是我。两个小丫头,就连嫣然都比我们大几岁,所有人都宠溺着。记得当时有次聊天,你说雨晴中午接电话的声音迷迷糊糊的好像还没睡醒,笑说她是小懒猫,就像真的亲人一样,真羡慕~02年下半年认识后,03年二月一号你来看我们下棋,突然宣布说昨天是你生日,结果晕掉一桌人~~然后03年便帮你庆生,四十不惑了。好像是开的语音室吧,当时的情形已经忘了,反正很愉快很开心。04~05年也祝你生日快乐了,还记得你生日,06年晚了几天,07年晚了一个月,08年似乎……那啥……基本就忘了,默ING~俺对不住您老人家(擦洋葱,抹泪)

委屈,记得你挺胖的,两百来斤吧,经营眼镜店,前些时候老婆生了孩子。真快,当年和我们下棋的你还经常念叨女朋友多久后要从日本回来了啊,一转眼都成老婆孩子都有了。

苦核,修行僧?出家人?带发修行?头陀?继续默,抱歉我忘了那个专有名词是啥来着~反正肯定不是行者……下过棋,棋力如何忘了,反正现在想起来感觉挺亲近的,虽然和你交情不够深。说到这突然想起某年某月某日砍了老狂十五比零的大获全胜,似乎这记录一直保持着,也没有机会去打破了呵呵~

将军,左峰,曾经的……这里就不多说了吧。这里的权限我也已经开通,想说什么就说吧。如果说到棋的话,想起你居然只记得当年我和嫣然她们狂聊而你打字慢只能在一边一个字一个字地敲,等敲出来我们早天南地此不知扯到哪了。还有就是你的妖刀,开别的局烂得不行的你开妖刀我就只有被砍的份,每次都是我郁闷收场以至于你见到我找你下棋就想闪。嫣然是你师傅,她是我姐,我们又曾交往过,这辈份只怕是乱得一踏糊涂了~比韦小宝的大哥那胡啥娶了韦小宝的老婆她妈还要乱得一踏糊涂。

依然,我的姐姐~很想念你,大概现在还在炒股票吧。不知道你的棋力是不是和我一样下降到了自己都不想去面对的地步。只是那时的你,英姿飒爽,不为分数段位仅为了下棋的乐趣,上了3D。状态大佳时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一路高歌猛进无人能挡,那气势,真是想学都学不来。不走定式不用软件,纯是为了享受下棋带来的思考的乐趣。你在赣铁教我下妖刀的日子,真正让我感受到了五子的乐趣。似乎已经很久,为了赢一盘棋,而不惜花费大量时间去记定式和打谱,而完全忘了自由发挥的感觉了。

哭,如果不是为了顺着老狂他们的口,我还是喜欢叫你无常。因为你第一个下棋用的号就是黑白无常~很喜欢换号,一开始和我下的时候也只是1K,但你很勤奋,比我更勤奋。每天都要花费N久的时间打谱下棋背定式,为了一个难解的局可以和我耗费一下午的时间来对弈复盘。你说我记性好,什么棋走过一次就能记得住~当时的自己也确实开心了一段时间,然后投入更多的精力去下棋。“花纷扬,褶间泪,紫魅游走,鬼音困于情。雨飘零,弦上音,余韵缭绕,琴魔居于心。”你说把这两段话写在了你家的棋谱正页上,可以有更多的热情付诸五子,不知你还记得不~而后来,你也去了升级,五子,大概从此和我一样,碰都不碰了吧。

闪客和沸腾,忘了你们是不是同一个人。反正还对这号有点印象,记上一笔吧。

小火~一直都不知道你到底多大。将军说你有三四十了,可是你始终坚称自己15岁(88年的)。从一开始的女装突然变性成了我DD,泡了个我论坛的MM,还没有来得及找你算帐,人就已经消失了。

红叶姐姐,晚霞姐姐,都是老狂的朋友。当时不知是谁笑称,只要老狂下棋,看的就全是女的:)很和善的一个姐姐,好像当我大学毕业几年后,还问我要不要背英文了~汗个,大概当时自己对于商贸英语的痛恨已经尽人皆知了吧。

水姐姐,下过棋,具体情形已经完全忘了。认识没多久就消失了,只在去年还不知前年见过一次。但能让自己记这么多年的,肯定是对当时的自己有很大的意义吧。

蓝DD,印象有点模糊了~好像还比我大些来着吧,但还是有点怀念你。

蝶恋坊的朋友——青鸟,蓝兔,宛儿,树叶,雨晴,嫣然,狼,天地人南冰冰~只要想到你们的一个,就想起已经没有但仍留给我回忆的蝶恋坊。

青鸟,蓝兔~不知道你们现在好不好,希望一切都很顺利。你们是我碰到的第一对由网上走到现实的夫妻,还是看着你们认识到相恋到结婚的。那时蓝兔好像开了个服务器招老婆(说到这里想起某一年生日,小火帮自己开了N个房间做成一个大大的蛋糕形状,每一个房间都挂了一个号守着,非常感动,现在想起来很温馨。左峰你别吃味,知道你也帮我开过,但小火的蛋糕比较大,所以就记着他的了呵呵),然后青鸟姐姐就去了~结果倒真招上了(我汗死,当年没在中级开房招夫自己真是失策啊,早知道也不用现在三天两头的被拽去相亲了),然后就在一起了。虽然一开始好像生活有点不适应吧,有个孩子也不小心没了,但只要你们在一起~什么都能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狼,老狂经常亲昵地叫你狼崽子,一起玩过炸弹超人。宛儿创建了蝶恋坊后,你就开始拼命拉人。那时你还叫狼族扎兵吧,下过一次棋后,说,以后叫你月饼得了。于是不管我答不答应,月饼月饼的叫了这么多年。当时的你喜欢雨晴又喜欢着我,烦恼N多:P  现在想想当年的一群人真可爱呵呵~~不久前结婚了,恭喜下。

雨晴,大我一岁的姐姐~那时因为和自己差不多大,闹了阵别扭才叫的姐姐~好像一开始叫太阳雨吧,也是个小胖妞。在经历了树叶的事情后,也结婚生子了~小小胖妞八斤重,同样恭喜:)

嫣然,我刚来济南认的第一个姐姐~好像是百花宫的ID,头像是会员的玫瑰红小女孩。当时自己非常喜欢,于是闹着狼让你帮我也弄了一个,一直用到现在~来去词喜欢用李清照的“梅蕊重重何俗甚,丁香千结苦粗生。熏透愁人千里梦,却无情…”好像和我们打打闹闹了没多久,就结婚了。听说婚后好像不太开心:( 不管怎么样,还是很想念那个活泼开朗的你。

冰冰,我的好DD~虽然你没叫过我姐,但真的挺喜欢你的。当时的你,狼,雨晴,嫣然和我,俨然就是蝶恋坊的全部热情和活力。现在也不知道你到了哪里,只希望你的雄心壮志能够实现,不要再懊恼和遗憾。只是你要是再结婚,就真的只剩我一个孤家寡人了……

醉弈轩的朋友们——小北,夜,九色鹿,把酒,小海,剑神~九色鹿和把酒一直没有怎么说过话,仅仅是初上联众时和九色鹿聊过一小会,很是温柔可亲~于是喜欢上了这个门派。在蝶恋坊消失后,就加入了这里。小北是个好孩子,很乖~从来没有脾气(嘿嘿虽然据说现实中长得很是威猛OJZ),见到我每次都叫姐姐。夜,不说你啥了,就算真缺钱,也不可以骗朋友。何况是这么信你的天地呢,三千元~我都只肯借你两百,还是冲着你买过我两百元的水晶,要不然我真的一毛都不拔的 = = 现在我的气是消了,但你以后怎么面对醉弈轩的所有人呢,还是,你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回来~剑神,叫你声哥哥吧,虽然你丫老是吊儿郎当的。

梦幻的朋友——百川,沙漠~抱歉我当时加入梦幻纯粹是因为将军的关系,所以只记得你们两位了。交情不深,沙漠好像还是个学生吧呵呵~感觉是个很用功的孩子。百川,你丫更是吊儿郎当代理掌门也没个掌门样……算了,不说你啥了。后来背叛门派虽然是因为私事,但是还是很抱歉,在这说声对不起了。

黑马,唔……这里也不多说了吧,反正你也不会来这看,上次刚写过这次就不多写当偷个懒了 OJZ。说到棋的话,用你的话讲,真的是狗屁不通~一开始的八卦还有点模样,后面就真的是狗屁了!没下多久就跑去下军棋了~军棋水平如何不知道,台球是挺好的。尤其是心态比我好,不会急躁,不像自己输多了扔鼠标砸键盘的心思都有(当然现在是不会了……应该是不会了)。记得有次委屈陪自己打球,因为没有让着输惨了一局,结果一个多礼拜都没有理他。

放驴,好像也挺拽的~叫你一声哥哥吧,省得看见时又来说我。棋力不错,大概和当时的自己差不多吧,都市那派里混得名声最响的一个。戴着金丝眼镜,长得斯斯文文的一看就是国之栋梁啊~嘿嘿

天下沦桑,认识你时是03年初,饼饼刚来到我家不久。那时自己还用MSN,你的号叫有雪,因为你说你们那从来看不到下雪,所以非常向往。很不错的一个人,就是有时候有点压抑,因为生活吧。曾经以为会没有联系,结果四年后又再次遇到(嗯我承认是你家的电话太好记了,四年没用居然一直记着,晕掉~当时好像才打过两三个电话,用无锡话念这号太顺口了想忘都忘不掉,可是你个没良心的居然听不出我声音,报了名字过了四秒钟才反应过来,NND)当年自己大学还未毕业,而你还没而立,聊人生聊理想(当然仅是你的理想,我到现在都没有那玩意儿)聊生活,小说漫画(说到漫画忘了提小火了,有次自己因为件事不开心,注册了个拉普耶鲁的号在中级的一个角落坐着。而这个善解人意的DD就悄悄注册了个威鲁特的号,坐在自己对面。说实话虽然不认识,但看见同是漫画中的名字,还是很亲切,后来不知怎的气就消了,这小子才说是他的马甲呵呵)佛经情感无所不谈,算是当时非常默契的聊友吧,很难得~看过不少小说都与自己重合,侦探的悬念的玄幻的外国文学古代名著,聊得酐畅淋漓不能自已。现在再次重逢后,聊得没有以前多,但仍可以感受到久违的友情和关心。

还有土豆,扬眉剑出鞘,想念远方的姑娘,冬晴无雪梅清绝,前三者是与刚上联众的自己下过棋~记得名字,后者,则是因为喜欢名字,而对人完全不熟悉,但仍记住了。所以说,取个好名字,是至关重要的呐~

至于中级的一些高手,或是传说中未曾谋面的高手——戏子,帝释天,战龙在野,风尘,龙四,血滴子,东门少帅,血玲珑,喜欢听雨的诺,思念是凌晨四点的蓝,李睿凡老师(现在应该是七段了吧),崔悦老师(好像八段了)……都是我宝贵回忆中的一部分。有的吵过架(如风尘),有的认识聊过天(如戏子,小帝,龙四,血滴子,喜欢叫别人小白的诺,思念是凌晨四点的蓝),有的仅是见过名字(如战龙在野,东门少帅,两位老师),有的便仅仅是传说了(如血玲珑)……同样的,真正下棋只用了一年多,剩下的四五年全是在打混聊天,尤其是最后的三年,基本都没进过棋室了,只是在打球和打牌。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会伤感,想起当年的热闹温馨,现在全部一去不复返了。偶尔进入现在的五子棋室,也是空空荡荡死气沉沉,没有一个认识的ID在线,顿感自己是多余的,转身也是离去了。常被问及在网上玩什么,第一本能回答就是下棋,其实,只是在怀念当年下棋的那个自己和那群人吧。

  评论这张
 
阅读(37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