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倦不倦时日 冗长冗长人间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日志

 
 
关于我

室宿,水瓶座,眼镜娘,血统纯正之宅女。嗜甜,爱古风,爱动漫,爱美剧,爱清淡的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狐劫  

2006-05-04 00:14:46|  分类: 原创的及转载的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狐               劫

  “妲己娘娘……”狂风暴沙的周营辕前,我跪在了地上,紧紧抱着妲己的头颅,甜美的血腥味弥漫在四周,“您永远都是鲧捐的妲己娘娘……最爱的妲己娘娘呵……”



  纣王七年。

  “鲧捐,你还在这发呆哪~寿仙宫新来了位娘娘,你还不快去侍候着?”一位宫人路过我身边时,匆匆地对我说。

  “听说这位妲己娘娘艳若桃李,陛下一见她立时魂飞九霄,连苏护的谋逆之罪都一并赦了。”

  “陛下的后宫美女不下千人,三宫后妃又德性贞贤,这位新来的娘娘不知会得宠多久呢。”

  漠然地看着宫女们的背影,我靠在了一棵槐树下。进入宫中已有八个年头了,在寿仙宫中侍候过三位娘娘。距最近的赵美人搬走后,寿仙宫已经闲置半年多了。但作为纣王陛下最喜欢的宫殿之一,仍必须保持其整洁与华美。我每天和其它的宫人一起,打扫着庭内庭外。

  住过的三位娘娘,曹娘娘性情温顺,温柔贤淑;李娘娘外向洒脱,毫无心机;赵娘娘惯会撒娇使嗲,向陛下讨要钱物……妲己娘娘,又会是怎么样的呢?苏护家的女儿,无非是恭顺柔弱,精致得像娃娃一样的人儿吧。美丽而无生气,只知在男人身下娇啼呻吟,默默侍奉着天子。这个无聊而乏闷的王朝呵……我轻轻摇了摇头,拂手抖落身上的落叶,向寿仙宫走去。

  初见妲己的瞬间,我轻轻地叹息了。这是怎么的一个美人啊--细长邪魅的双眼,飞入鬓角的眉黛,嘴角一抹勾人心魄的微笑。而最主要的,是从她身上散发出的艳丽而腐朽的气息,阴暗地徘徊在这座寿仙宫内,形成了一个不为肉眼所见的爱欲漩涡。

  “侍女鲧捐,见过妲己娘娘。”

  “起来吧。”妲己侧身倚在床边,拈着果品,若有所思,并不曾理会跪在一边的我。

  当天晚上,陛下筵宴于寿仙宫。宴毕我退出门外,侍候娘娘与陛下同寝。

  一晃三月过去了,陛下不曾离开过寿仙宫一步,朝朝宴乐,夜夜欢娱。据说文书房本积如山,但陛下置若罔闻。我知道,妲己燃起了他身体里久违的热情,而与之一起焚毁的,是成汤六百年的基业。



  这日,园中开始吹起初夏的熏风。妲己站在窗口,漫不经心地浏览着庭院。五月的和风徐徐吹来,妲己身上的粉色宫装也染上了新绿一般。

  “真是个悠闲的午后啊~”妲己转过身来,对我说,“叫她们弹个曲儿给我听听吧。”

  “是的,娘娘。”

  转身吩咐的同时,我有点茫然。“揣摩上意”这四个字,是宫人生存的必备法则。作为随侍的宫女,没有什么比摸透主子的心思更为要紧的了。然而这位娘娘,相处近百天,我却完全不知道她想的是什么。

  笙簧谐奏,箫管齐鸣,宫女们开始翩翩起舞。妲己选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床上,注视着宫人飘飘的衣袂,思绪却回到了女娲大发雷霆的那一幕……

  “娘娘圣寿无疆。”群妖连夜被召,不知是发生了何等大事。我偷偷抬头看了看女娲娘娘,见她平常艳丽的脸庞,此刻刻仿佛凝了一层冰霜。扶椅上握紧的手,正微微颤抖着。我赶紧低下了头。

  “除轩辕坟中三妖外,其余都退下吧。”

  众人退出后,我连同喜媚以及胡贵人,便被赋予了重任--托身商纣的宫院,惑乱君心。吩咐完后,女娲娘娘还特别说了句:“事成之後,使你等亦成正果。”

  哼,正果?

  妲己的嘴角泛起一丝讥讽的微笑,女娲的心思她怎会不知--商朝灭亡的那天,也就是她妲己的死期。
 
  看着妲己阴晴不定的脸色,我示意舞毕的宫人退下后,小心翼翼地问道:“娘娘,要用点点心么?”

  “哦?”妲己似恍然从梦中醒来,看着我。

  “娘娘……”

  “什么事?”

  “恕婢直言,娘娘刚才的神色,似乎……很悲哀呢。”我轻声回答。

  怔了一下之后,妲己恢复了平常的神态,饶有兴味地看着我,不置可否。

  次日。

  “天啊,竟然想出这种主意!”

  “真的是蛇蝎心肠的美人。”

  随驾回宫的侍女们,纷纷小声议论着。而她们看妲己的眼光,也多了重恐惧与憎恶。

  发生了什么事了……

  “今天在朝上,上大夫梅伯得罪了陛下。陛下原打算将他用金瓜击顶的,被我制止了。”妲己慵懒地侧坐在床上,看着我。

  “哦,那他应该谢谢娘娘的活命之恩。”我面无表情。

  “活命之恩?那倒谈不上,我是想试试我新发明的刑具。”妲己的脸上,有着些许我从未看过的兴奋,“炮烙!知道吗?有如铜柱一般的刑具,里边用炭火烧红,将犯人剥去衣衫,铁索缠身,裹在铜柱之上,不待片刻便能将犯人烧成灰烬。”

  我猛地抬头,正对上了妲己那对深黑色的眸子。一旁的侍女则已惊得花容失色。

  “哦。”

  “真是冷淡的反应啊,鲧捐。”

   妲己注视着我,许久不发一言,转过了头去。

  当晚。

  “妲己,妲己,朕的宝贝……”纣王的手游移在妲己光滑的背上,轻轻呢喃着。

  “知道么美人,朕其实……一直都是一个人啊……”纣王用脸摩挲着妲己的头发,把她拥在怀里。
 
  妲己翻了个身,勾住了纣王的脖子,看着那对略显孤寂的眼睛:“臣妾不明白……陛下坐拥四海,天下乐业。文有太师闻仲,武有镇国武成王黄飞虎。文足以安邦,武足以定国。三宫娘娘又贤静淑德,陛下怎么会……”

  纣王苦笑:“可朕从来没有感觉过身为天子的乐趣。作为储君,朕从小被一大群宫人侍候着,哪怕少穿了一件衣,服侍的女官都会吓得战战兢兢。这么多年来,朕连纵情大笑的次数都不曾有过几回。姜后是父王帮朕选的,她确实有母仪天下的资本,可是妲己…………”纣王用嘴在她耳边吹着气,“只有你,才能让朕真正地享受身为人君与夫君的快乐,你是朕的宝贝,只要你开心,朕什么都可以给你。”

  “陛下~~~”妲己撒着娇,纣王捉着她手,翻身将她压下……

  侍奉完纣王后,妲己不带一婢一从,私自从小路来到了宫殿后的山坡上。

  “又是一个满月了。”妲己喃喃自语着。

  月亮在树林中映衬出浓厚的阴影,除了数片云朵在夜空飘动以外,穹苍之上有一轮毫无遮掩的皎洁满月,空气中满溢着初夏的清澄大气。

  化身为白狐原形的妲己,回头看了看自己的九条尾巴。股生九尾,乃是九千余年的道行,只差一点便可位列仙班了。而如今……

  回想起在原处洞中与众狐嘻戏玩闹的场景,妲己黯然神伤。过了许久,才对着满月呼吸吐纳起来。


※  
  “娘娘!!”今日回宫的妲己,怒气冲冲,对着惊慌失措的宫女不屑一顾,径直走进了房间内。

  自从上次的炮烙事件过后,服侍妲己的众侍女每天都是心惊胆颤,唯恐自己遭到了同梅伯一样的下场。以至于今天看见妲己发脾气,竟没有一人敢开口询问。

  “今天是中宫姜皇后过寿,娘娘回来后为何神色不悦?”我服侍妲己坐在绣墩之上后,站在了一旁倾身相问。

  “姜后自恃原配,今天在杨、黄二妃面前对我羞辱不堪。实在可恨!”
 
  “可是娘娘,您真的是很任性啊。”

  一旁的侍女们听完,个个脸色惨白。

  屋内静悄悄的,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妲己突然笑起来,眼梢飞扬,笑得像只狐狸。我看着这个艳丽无匹喜怒无常的人儿,居然愣住了。

  “你们都下去吧,鲧捐留下就行了。”众人松口气,忙不迭地退了出去。

  妲己缓缓地站了起来,背对着我,“鲧捐,你也觉得这个王朝很沉闷吧。”

  “是的,娘娘。”
 
  “千篇一律的朝会,祭祀,纳宠,直谏……六百年了,也够了。”

  我静静地听着,不发一言。

  “我的正果已经无望,就算有她的许诺,可最后会落个什么下场,谁都不知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就要按照我自己的方式做了。”
 
  “娘娘……”

  “鲧捐,你看见过狐精吗?”

  “是成了仙的狐狸吧,我们家乡都敬称是狐仙,唯恐一时不敬惹怒了它。”

  “哦?你有见过吗?”

  “回娘娘,婢子没见过。小时候倒曾去一户闹狐的人家看热闹,可惜什么都没见着。”

  “可惜?你很想看见么?”

  “是的娘娘,婢子已经有八年没出过宫门了。如果不出意外,也会和浣衣间的那些老宫女一样,白头老死在这里吧。所以现在想来,真该瞧瞧的。”

  “会害怕吗?”

  “不会。狐狸……应该是一种很美丽的动物吧。”听着妲己越来越轻催眠般的声音,我预感到有某种事情要发生了。

  过了良久。

  “我给你说个故事吧。”妲己带着那一贯漫不经心略带讥诮的表情,讲述了事情的原委。

  我则是呆呆地站在原地,无意识地看着妲己,听完了整个故事。

  妲己回头看了我一眼后,走向了庭院。

  就在银色的月光下,妲己消失了。衣袂飘落,一只美丽的白狐,在草丛中,静静地看着我。

  我摒住了呼吸。

  随后,眼泪悄悄地滑落。

  我终于可以明白,妲己的无奈,彷徨,寂寞,以及在没人时,嘴角露出的那一丝悲哀。

  “其实,你也一直很孤单吧。”我把它抱进了怀里,白色的绒毛柔软而冰冷,我试图用脸去温暖它。

  白狐把头偎在我怀里,闭上了双眼,似乎什么都没听到。



  “费仲大夫联系好了么?”妲己微侧着头看着镜中。

  “嗯,只待娘娘的行动了。”我帮她簪上一根金步摇。

  “美人!!好了么?让朕来瞧瞧。”兴致勃勃的纣王挡开流苏帘快步走了进来,我则退到了一旁。

  妲己含羞站了起来,任纣王上下打量。

  “哈哈,不愧是朕最心爱的美人儿。瞧这件彩服多配你,尤浑大夫果然能干。”

  “陛下。”

  “何事,美人?”

  “陛下数日未登金殿,望陛下明日临朝,方不失文武仰望。”
 
  “美人果然贤淑。明日朕必当临朝,不负美人心意。”

  第二天。

  “不得了了,出大事了!”一名宫女气急败坏地冲了进来,“陛下被人行刺了。”

  “哦?有这等事?陛下受伤了么?”妲己不急不忙地拂着头发,并不正眼看来人一眼。

  “回娘娘,陛下倒没受伤,只是听说刺客是受姜皇后指使,现在宫中一片混乱。费仲大夫正在提审那名刺客。”

  “知道了,你去吧。”

  正说着,纣王气冲冲地走了进来。我赶忙服侍妲己起身接驾。

  “免了。”纣王转身坐在了绣墩上,胸口不停地起伏着。

  “那贱人居然敢派人行刺于朕!”

  “皇后娘娘招了?”

  “还没,朕派黄妃去问她了。”

  正说着,黄妃已经来回旨了:“奉旨查问,姜后并无此大逆之举。且娘娘素来贞洁贤能,且是东宫之主。万不会作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望陛下明察。”

  纣王低头不语。妲己见状,道:“姜后善于收买人心,黄娘娘亦被其所惑。如陛下不用大刑,量姜后不会招供。请陛下传旨剜去她一目,姜后惧剜眼之苦,自当招认。”

  “美人所言极是。黄妃,这事有劳你了。”

  黄贵妃走后不久,纣王在屋内来回踱步,越走越急。我和妲己对望了一眼,并不言语。

  “陛下~~”带着哭音的回禀,是黄妃回来了。盘内,一颗带血的眼珠在溜溜滚动。

  “这……这…………她当真宁肯被剜了眼也不招认?”纣王颤声问道。

  “陛下,娘娘并无此大恶,怎肯轻易招认?”

  纣王回头看了看妲己,似在询问。

  “陛下,姜后知道这是滔天大罪怎肯轻易便招。请陛下再下令炮烙其二手,不怕她不招。”

  一旁的黄妃已气得浑身发抖:“妲己,姜后与你无怨无仇,你怎忍心如此加害于她?”

  妲己不语,只是看着纣王。

  纣王无奈,只得传旨炮烙姜后二手。黄妃一路哭奔离去。

  此后,姜后被炮烙二手,含恨而绝。二位皇子也被逼离宫,妲己顺利登上了皇后的宝座。

  “为什么?”我至今也不明白,妲己为何一意要置姜后于死地。

  “因为我高兴。”妲己若无其事地回答,“我不喜欢人人口称贞洁贤淑的姜后,对我来说,她是这个沉闷王朝的碑石见证。忠贞与高洁,并不应该存在于冰冷阴暗的宫殿之内--这个处处充满咒,怨,邪念的地方……没有一处是干净的!而且……”妲己回头看着我,“陛下也不过伤心了两天而已吧,只是两天。结发多年,如此而已。”妲己晃动着两根玉葱般的手指,在我眼前轻轻摆动着,嘴角一抹不屑的微笑。

  我轻轻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看着这位任性的丽人。

  “眼下四海升平,朝颂之声随处可闻。再怎么样的太平盛世,六百年也到头了吧。时间一长,人们就会淡忘血腥,战争,饥饿和疾病。我想看看,”妲己正视着我的眼睛,“我想亲眼看看成汤破败的那一天,看着战火燃起,血流成河,这不是女娲的命令,而是我本身的意愿。因为……我自己就是这个王朝的殉葬品。”妲己轻声道,“怎么样都逃不掉的一个劫。”
 
  一个是被压抑了数十年的王,一个是修炼千年却注定难逃一劫的狐。当灾厄向你逼来时,又有几个人能够保持理性与从容?

  妲己轻颦浅笑,血筵拉开帷幕。



  “美人,亏得你想出这个法子,当真妙不可言。”摘星楼上,纣王拍着妲己的手背,一脸欣喜,“朕在位这些年,都未曾想出如此有趣的法子。美人当真聪慧过人,叫朕大开眼界。”

  楼下的虿盆中,宫人痛苦翻滚着,惨声震天。

  妲已轻笑,又道:“现今陛下富有四海,原该享无边富贵。妾请陛下在虿盆左旁挖一沼,右边挖一池。沼中插满树枝,将肉披成薄片挂在树上,名曰‘肉林’;右边池中灌以美酒,名曰‘酒池’,以堪陛下玩赏。”

  纣王听罢,如痴如狂,“当真好个妙人儿,奇思妙想,百出不穷。”当即命人依法炮制。

  几天后,纣王携着妲己,在酒池肉林中任意狂饮,肆意玩乐。没有了姜后的劝阻,没有了百官的直谏,闻太师又奉旨出征。此时的纣王,开心得像个孩子。
 
  “美人,朕此生愿于你同享富贵,再不离开你。”兴奋中的纣王,并未看见妲己嘴角的那抹不屑的微笑。
 
  “鲧捐,今天陛下对我说,鹿台快建好了。”这天夜里,妲己看着远处的灯火对我说道。

  “是啊娘娘,都两年了。不过您真的要在那里宴请您旧时的玩伴么?”

  “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们了。说起来,他们也算是我的徒子徒孙,全是我看着长大的。”妲己的嘴边,是平时不曾见的温柔。

  “娘娘……”

  “嗯?”

  “没什么。”

  我想说的是--其实您是个很温柔的人啊,纤细而敏感。平日所做的种种,都是对女娲不满的发泄以及对朝歌兵败末日来临的恐惧吧。可怜的人……

  “那天我一定要请陛下列上百般珍馐,好好款待他们。”妲己兴奋的神色溢于言表。

  妲己为了见见旧友,向纣王谎称鹿台建成之后,第一个满月之夜神仙将会降临。

  不知怎的,我总隐隐有些担心。然而看着妲己开心的脸,忙进忙出地准备,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当夜,果然化为仙子仙姬的狐狸们纷纷来到鹿台,亚相比干作为陪宴官随侍在一侧。

  纣王如得了万斛珍珠般的兴奋,但听了妲己不可出身相见的话,只能在幕后坐着。

  开宴后,比干依次向每桌奉酒,众狐狸从未见过如此豪奢的场面,纷纷开怀畅饮。

  “陪宴官再奉一杯。”幕后的妲己显然很开心。

  酒过二巡,我突然发现几位仙子袍下拖了一条长长的狐狸尾巴,其余酒浅的也都露出醉态,不由得赶紧示意妲己作罢。妲己爱怜地看了看他们,道:“宴官暂下台去,不必奉酒,任从众仙各归洞府。”

  比干一声不响地退了下去。擦身而过的瞬间,我看见了他眼中冰冷的杀意。

  他看见了吗?我不知道。我只能祈祷一切平安无事。

  所幸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妲己在这段期间内,心情大好,也不再随意虐杀宫人了。

  两个月后。

  “陛下,现值隆冬时节,臣忧陛下龙体生寒,特献袍袄与陛下御冷驱寒。”比干手捧一件火红的袍子,向纣王奏道。

  “这老头今天倒好兴致,居然会来鹿台,你陪我去看看。”

  我随着妲己来到帘后,向外张望。

  突然间,妲己脸色惨白,一把抓过我的手。

  “娘娘!怎么了?”从未见妲己如此惊慌过的我,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妲己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件袍袄,身子轻轻颤抖着,我赶紧扶住她。

  “鲧捐,我现在要回轩辕坟一趟。等会陛下进来了,你就和他说我身子不适先休息了。”说完,妲己已不见了踪影。

  我忧心忡忡地等待着,外面传来檀板金樽之声。哦,是纣王赐酒给比干,君臣二人正在开怀畅饮。
 
  妲己呢?她为什么突然要回去,而且是在这大白天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明白,但预感到,将有大事要发生了。

  “全死了……全死光了……鲧捐,你知道吗?全都死光了,而且是被火烧死的,连皮都给剥了。”晚上,回来后一直痴痴呆呆的妲己,突然失声痛哭,扑倒在我怀里。

  “什么?”

  “他们还小啊……有的才一两百年,刚刚能幻成人形……比干那老贼怎么狠得下心来!”妲己泪如雨下,“你知道吗?我回去的时候,远远就闻到一股子焦臭味。还未走近,就看见尸横遍野,他们是给活活烧死的啊……”

  “娘娘,娘娘,冷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已命人去探过了,就在鹿台设宴第二天,比干随黄飞虎派人去烧了我的洞穴。整整烧了一晚上啊,一个都没有逃掉……今天那件袍袄,就是用他们的皮做的!”妲己猛地挺直了身子,一脸怨毒。无穷无尽的杀气,正从妲己身上丝丝缕缕地冒出来。

  “比干老贼。你杀得好!这样一来,我当真是了无牵挂了。”

  “娘娘,不要这样子。鲧捐知道,所有一切都不是您想的啊……”

  听完这句话后,妲己的身子微微一怔。抬起头来,露出了一个无比悲哀,苍白而破碎的笑容。

  我心头大震,这种深沉,那种悲哀,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

  妲己娘娘啊……

  此后,妲己施计将比干剖心挖腹,摔死黄飞虎妻妹,逼反武成王。周军一路攻进,势如破竹,闻太师与二位皇子俱绝于西土。

  “美人,纵朕将江山尽失,也与你无干。”这天,纣王下令击死直谏的大夫后,回宫内对妲己道。

  随着大军的逼近,纣王也预感到时日无多。在这最后的日子,他更是疯狂地与妲己在鹿台嬉戏淫乐,如有敢于来此直谏的官员,则一律用金瓜击死,扔入虿盆。

  当晚,姜子牙将写有纣王十罪的告示射入城中。三更时分,一声喊起,四门大开。朝歌城陷落。

  妲己平静地望着我。

  “纣王决定去摘星楼自尽,宫人已四散逃命了。你也走吧。”

  “娘娘,你呢?”

  “我吗……”妲己惨然一笑,“从被女娲召见那天,我就知道自己不能全身而退了。但拼了这千余年的道行,希望能留得一命。我现在要回轩辕坟…………你保重。”

  妲己转向走向门口,背对着我。

 “鲧捐,有后悔跟着我吗?”

 “怎么可能。”

  妲己走了。恍惚中,我又回到了那个月朗星稀的夜晚。一只美丽的白狐,在草丛中,静静地看着我。


  据史书记载:妲己逃往轩辕坟途中,被女娲所阻,交于姜尚,后斩首于周军辕前。纣王自FEN于摘星楼。此后,兴周八百年。

                                                             <完>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